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鲅鱼的做法大全 > 内容详情

奶奶_亲情文章

时间:2019-05-17来源:粤菜家常菜谱大全 -[收藏本文]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我的奶奶,她今年八十有余。

她因为前两年胯骨粉碎性骨折不得医治,更因种种恩怨,如今一直躺在养老院里。

我于2018年5月11日写下对她无数的牵挂与哀叹。

这几夜梦里醒来的时候,又开始想到奶奶的指甲有没有人给她剪,所以早上到了公司楼下的时候,就给养老院的阿姨打了电话,请她帮忙给奶奶剪一下指甲。

我竟有一个多月没去探奶奶了,若不是爸爸回来,去看过了,我心里真的放不下。

奶奶一辈子都非常爱干净,家里的任何东西都要摆放得整整齐齐,包括家里门口的院子,也都每天挥着扫把在打扫。

记忆中,奶奶每个清早总对着镜子,将一头黑白相间,留到脖颈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然后用黑色的发卡别在耳后,数十年如一日不曾更换。

衣物四季里都叠得整整齐齐,穿在身上的时候,竟一个褶子也没有,夏天是印有碎花的素衣,冬天,我竟已忘记了。

奶奶从家里到养老院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好像是妈妈叫她去的,(奶奶与母亲心存怨恨二十余年) 又好似是她自己提出来的,我不能问,也不敢问,因为我深知无论是什么答案,我的心都会很疼。

她走到今天这样,我很感叹,但是也真的无法怨怼爸妈。(因20世纪90年代初计划生育严谨,奶奶重男轻女,将我刚出生的亲妹妹,瞒着母亲偷偷送走。)

奶奶从年轻的时候,就不与人为善,与逝去的爷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虽然爷爷在我四岁那年的夏天,便过世了,我对爷爷的记忆也特别模糊,印象里唯有一面之缘。

是她到姑妈家来看我的时候,那时我由姑妈婆家的嫂子抚养,直到后面弟弟出生后,爷爷便过世了,如此我的第一个亲人过世的时候,我全然不懂。

但我常能从爸妈,姑妈们,邻居们嘴里津津乐道爷爷的善良,爷爷的可亲可敬。

而相比之下奶奶就愈发显得自私自利,刻薄尖酸,在年轻的时候也可谓是名副其实的恶婆婆。

她的作为最终失去了妈妈的敬重,让妈妈恨了她将近三十年。

而我自四岁回家后,便一起跟奶奶了十余年。

济南治癫痫权威医院妈跟我说,我小的时候并不得奶奶疼爱(由于我是女儿身)所以她总叫我要乖,要懂事,要听话。

后来,爸爸在看到我对奶奶的付出,而表哥们熟视无睹的时候,愤愤不平的对我说,从前奶奶疼姑妈们的表哥甚于我不知道有多少。

我没有回爸爸说,那也是从前了,再说了,后面奶奶是如何在爱着我的,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童年的一段时间里,确实也是感受颇深,但是后来慢慢的,奶奶开始很爱我,一度让我觉得这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就是奶奶。

她会在看到妈妈对我冷漠的时候,站出来骂妈妈。

会在看到爸爸有丝怠慢我的时候,站出来指责爸爸。

她会在听说我被欺负的时候,便忘记自己已经是个走路颤颤巍巍的老人,仍站出来袒护我。

每年我离家的时候,奶奶褶皱的眼眶里便布满了晶莹的泪水,那是与亲人离别的痛。

她总担心我会没有钱花,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想要帮助我,总把她自认为最好的留给我。

总操心我的身体是否康健,总忧心我会过得不。(那时我与一男子定亲,婚后时常吵闹)

后来的很多很多年里,我成了奶奶的心头肉,她对我的爱比父母亲多,我对她的感情也比对父母亲深刻。

后来她进到养老院了,我从广州回来(我离开了与我定亲的男子) 首次去探望她的时候。

推门如入,满怀喜悦见到奶奶的那一刻。

奶奶原本黑白相间,梳得整整齐齐的短发,剪掉了,留着碎发,但全白了。

就像原本春意盎然的春天,顷刻间,世间万物便被白茫茫的大雪覆盖住了。

奶奶原本就非常瘦弱,现在更瘦小了。

我走上前去,想也没想,蹲跪在地上,就轻轻抱住躺在床上瘦小的她,好怕手再重那么一点点,奶奶会被我弄碎了。

我嘴里一直喊着她,眼眶里泪水似倾泻的瀑布一样,哗啦啦的流下,奶奶的眼神里却满是忽然看到我的惊奇和欣喜。

奶奶更加消瘦的身体,突然花白的头发,原本浑身戾气的奶奶,如今显得格外慈祥可亲。

而当时我不过两个多月没有见过奶奶(因春节回家期间,有见过奶奶),再见到奶奶当时的模样真仿佛已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我恍如隔世。

奶奶原本疼痛难耐的身体经过那段时间,也愈合了,只新乡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是她走不了了,也不想走了,真的累了,天知道她的肉体和心里经历了多沉重的疼痛,那时的我,看到奶奶的变化,不知是喜是悲,唯一感到庆幸的是我离开了广州,可以时常去探她了。

后来,我因为工作原因,路程稍远的原因,从原本二十来天去探她一次,变成了一个月一次。(每趟看奶奶路上需要花费五六个时辰)

刚开始准备去的时候,我会到超市,买她唯一喜欢的芝麻糊,也为她房间的另外两个奶奶准备点吃的,奶奶偶尔也可以吃点,虽然我也知道,她不会喜欢的。

我经常想,如果奶奶能有点嗜好就好了,比如看看电视,看看戏曲,或者吃点东西,就不会更加的孤寂了。

可是她总是不看电视,不听戏曲,不吃水果,不多喝水,让我感到非常无奈,大概她唯一的嗜好就是等待,等待儿女回家,等待听到我的声音,等待死亡悄然走向她。

后来我每次去都听说她总是念叨着爸爸的名字,一直不停不停的,没日没夜的,我自然非常心疼。

我每次到了奶奶房间,都先找剪刀,给奶奶剪指甲,因为害怕她抓过头发的指甲再擦眼角的眼泪时,会引起角膜炎,我不愿意她再受到伤害。

再来,奶奶一辈子都那么的爱干净,怎么能让她老了,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指甲缝里堆积着那么多那么厚那么长的污垢呢。

然后再给两个姑妈打电话,有时候也给表哥表姐打电话,让他们彼此之间再听听对方的声音,但唯独不敢给爸爸和弟弟打电话,因为我怕妈妈会不高兴,我怕爸爸和弟弟为此为难。

但是自奶奶到了养老院后,似乎已经不记得母亲了,不曾再提到过母亲,似乎已经选择性遗忘了她们之间的恩恩怨怨。

最后到养老院的厨房里给奶奶炖一点参汤,喂她喝完,便算结束了一次探望。

我每个月去看奶奶的时候,也是她一个月的时间里最开心的。

那里的老奶奶说,奶奶平时不跟她们说话,也不理她们,只有我去的时候,看到我时才会笑,才愿意开口说话。

原来的奶奶是非常多话的,喜欢和邻居们谈天论地,聊聊八卦。

尽管现在奶奶的样子,看起来更招晚辈怜惜敬爱,但是她是不得已的,与生俱来的本性被迫改变时,我更多的还是心疼。

再后来,听说她不会再没日没夜的念叨着爸爸的名字了。

她开始慢慢忘了爸爸的一切,她开始问我;<母亲患癫痫病很多年,应该怎么治疗这种病呢?/p>

“你爸爸去哪里啦?”

“我爸爸啊,我爸在广州呀,在那里赚钱呢”

“你爸爸几岁了,应该有二十多了吧?”

“奶奶,我爸快五十岁了,我是她的女儿,我都二十六了。”(我是家中长女)

“你胡说,我儿子才二十多岁,哪生得了你”

再后来,奶奶的记忆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混乱,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我每次到那里,总要问;

“奶奶,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啊,你是我的孙女”

“奶奶好棒,那我几岁了呢”

“我不知道你几岁”

“那奶奶,你的孙女乖不乖啊”

“不乖,坏死了”

“那奶奶,你疼不疼你的孙女呀”

“不疼,疼不了了”

到了2017年的 国庆佳节,家里人回来了。

我终于可以带爸爸,弟弟,两个姑妈,带着她心心念念的人去探她了。

然而奶奶忘记了所有,我也第一次看到爸爸流下了眼泪,哪怕他尽可能的止住,还是无济于事,嗯,自己的母亲忘记了自己,而自己也无法陪伴左右,是何等…..感受呢?

但是弟弟到门外跟我悄悄的说,奶奶其实不是不记得爸了,她是假装的。

我该怎么想,才能让自己和弟弟不那么难受,我该怎么想,才能让奶奶没那么痛。(因为奶奶的疼痛,我弟弟更加沉默了,因小时候我奶奶最疼爱他。)

不管奶奶是因为不愿意用如此狼狈的样子面对爸爸,而选择逃避,假装不认识。

或是心里埋怨甚至怨恨爸爸,所以不想相认。

或者,或者是想爸爸想到极致,想到了忘记,我都难受至极。

国庆节前后天气真的好热,好在好热好热,热得地板上是滚烫滚烫的,但是唯有如此,我才能跟不能再走路的奶奶说;“奶奶,外面好热啊,我都不敢出去,我们躺在屋子里就好了,好不好”。

奶奶眼里的恐慌,眼里的泪水,眼里的好多我不懂的内容,使我感到万箭穿心般地疼。

国庆节恰逢中秋,本该欢喜,然而我却因为奶奶的事情,沉浸在悲痛里无法自拔。

中秋节的夜里,有人家在夜晚放烟花,为了他们世界里的团圆欢喜而庆祝。渭南癫痫病哪里的医院能治好

而我从小到大,都好喜欢逢年过节时的烟花鞭炮声,我从来不觉得吵,因为在我的心里,那声音燃起的时候,代表了阖家团圆。

可因为奶奶的事,我好怕听到烟花爆竹声,因为想到以后的过年,家里再也没有奶奶忙前忙后的身影了。

我像垂死之人求生似的,在宿舍房间里,躲到被子里,蒙住了头,蜷缩着身体,极力的捂住耳朵,唯恐不能掩盖那烟花燃起的声音,我的泪水哗啦啦的流,我本能的喃喃着“求求你们了,别再放了,好不好。”

我不知道自己又经历了什么心里路程,我现在又能坦然的着美丽璀璨的她们,因为我深深的知道,奶奶只希望我可以开心幸福,不论她在哪里,也许是在养老院,也许是在将来的….天堂里 。

毕竟我是奶奶很爱很爱的孙女呀,谁也不能欺负的孙女。

再后来,听养老院的人说,奶奶不再念叨爸爸了,但是一直在念叨着我。

上一回,去看奶奶,她的精神状态佳,但是却不爱吃饭。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她记忆清晰了很多。

“我一直在盼着你啊,一直在想,你怎么还不来”

“是哦,有一个多月了,我最近在忙,都没来,我以后经常来好不好”。

“我以为你生气了”。

“我不会生奶奶气的,永远也不会,当然如果你不听话,多吃点的话,我以后不来看你了”

“我一直想,是不是你去赚了钱了,就不要我了”

“奶奶想哪去了呢,我永远都会要你的。”

如果天堂里,没有这么多的痛苦,这么多的折磨。

这么的悲痛,这么多的离别,将来,我会愿意坦然的。

- 完 。

现在奶奶情况越发的不好,而我去探望她的次数越来越少,时间越来越长,天知道我究竟是在逃避什么,害怕什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支付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