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卷皮的做法大全 > 内容详情

恋人文章

时间:2019-04-17来源:粤菜家常菜谱大全 -[收藏本文]

  恋人之间需要信任,需要很多很多才能最终走在一起,下面就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整理的恋人文章,希望大家喜欢。

  要让爱情简单,最好的方法,就是精选适合的对象。一个真正值得你去爱、也懂得爱你的人,会让爱情变得简单。品质不好的情人,才会将你的人生弄得一团混乱。——题记

  虽然她拥有一段稳定而热烈的爱情,但还是经常被误认为在感情世界中落单。“可惜了,像你这么好的女人,到现在还是一个人。喜欢什么样的对象,要不要我帮你介绍?”类似的关心,不时出现在长辈、主管或同事的口中,弄得她啼笑皆非。

  “我已经有一位很要好的男朋友了!”她很自然地说。“真的,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过?”“啊?那你常常加班,他不会埋怨喔!”“你常跟我们出去玩,他不会生气喔。”“你和他的感情,该不会很冷淡吧。”……亲友们对这件事情的回应,同时指出了一个现代人对爱情的一个很大的盲点──难道所谓的“热恋”,就是要随时表现出肝肠寸断、忙得人仰马翻、或腻得如胶似漆?还是要像展示新买的名牌皮包一样,动不动就在人前人后把拿出来招摇呢?

  他和她的这段感情,都不是彼此的初恋。甚至,各自都经过大风大浪。在生命中的某个角落相逢时,他们都已经知道幸福真正的样貌,其实是:简单。

  “别为我操心啦!我们相处得很好,互相信任、也给对方足够的空间。不管我多么忙、或跟哪个同事朋友出去玩,他都很放心。”她无意辩解,所以说得轻松。

  在她过去的恋情里,也曾有过这样的情形:只要突然找不到彼此,手机就响个没完。分不清楚是沟通、还是争吵的对话,总将难以入眠的夜晚,纠缠得更加漫长……回头看看那些日子,爱情竟显得那么复杂、那么艰难。

  而今,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如此简简单单。平日各忙各的,有时也会有短信或电子邮件问候家常。因为了解与谅解,双方没有太多期待的压力,每一次的联络或相处,都喜悦得像是上天恩赐的礼物般。即使,只是两个人一起去郊外,坐在草地上看云吹风,甚至一句话也没说,就能自在地享受幸福的时光。

  原来,爱情的经历,也有层次不同的过程:“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又是山”。复杂与艰难的,有时长沙专业癫痫医院候是心境、有时候是外表、有时候是技巧。举例来说:若彼此不了解、硬是要沟通,感觉对方想法太复杂,心灵的感应就显得艰难。又如:太在意别人品头论足的评价,常让我们忘了用最适当的方式去付出,彼此互动的方式太复杂,相处的模式就变得艰难。还有一种可能:对幸福的要求太多,既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也不懂得取舍,追求幸福的方法复杂,达到幸福之门的路途就充满艰难。

  要让爱情简单,最好的方法,就是精选适合的对象。一个真正值得你去爱、也懂得爱你的人,自然会让爱情变得简单。

  你不再需要猜测他的心意、也不用担心他的行踪。不必害怕也许会在无意之间激怒他、不会怀疑他做任何事情的动机。你们之间,有一点牵挂、却不会到纠缠的程度。你们之间,有一点想念、却不会到伤心的地步。你们之间,有一点依靠,却不会到赖着对方到“你不照我的意思,我就死给你看!”的难堪。

  简单的爱情,像品质最好的保养品,成分很自然、效果很精致。它给你养分和美丽,却不会让你觉得很麻烦、更不会把你的生活弄得很混乱。

  相对而言,简单,也是检验爱情品质的一个很客观的标准。凡是会让你觉得复杂或艰难的感情,不管他是谁、条件有多好,都不适合和你天长地久地耗下去。

  曾经紧紧的将它握在手心,它却像细沙一样悄然无情的从指缝间流失,攥到累了,将手放了,它又停止了流动,稳稳的聚在手中,就这样,不经意间,幸福被我留住了。

  到底什么是幸福?没人能给它过多的诠释。像猫转着圈圈,尾巴追随着它,那么幸福就是追随;像初恋的情人间的甜蜜,幸福便是恋爱的美感;像一个人一穷二白,突然有天突发横财,幸福就是贫穷与富贵的转化的一瞬间。

  然而,猫的尾巴总有累的时候;海誓山盟总有不能兑现的时候;金钱财富总有消失的时候,当我们没了曾经所拥有的东西,我们还幸福吗?我以为只有拥有了才是幸福的,然而我错了。

  一些东西,一些人,注定与你只能擦肩而过,刻意的挽留,只能心力憔悴。偶尔的时候,放开你的双手,不刻意,不经营,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放手,幸福就在不经意间被你留驻了。

阳泉公立医院治疗癫痫: center;">

  坐在空旷的公交车上,随车漫无目的的前行,看着街上为生计而忙碌的人们,他们穿行在高楼大厦间,那里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第二个家。他们脸上呈现出疲惫的容颜,定是昨天又为了几份薪水忙了个不可开交,他们幸福吗?也许,是幸福的吧,然而,我总认为,现代人的幸福早已被物欲所弥漫。于是,幸福成了物质的代名词。现代人心底的那弘明净的清泉,早已随着生活干涸。物欲的幸福过后,精神的幸福在哪?

  大街小巷里穿行着看起来庸懒的人,显然,他们的穿着,他们的样貌,他们使用的交通工具不能与都市人相比,但他们有笑脸,对生活的满足的笑脸,那是一张张幸福的笑脸,在人们的皱纹间绽放,在孩子与大人的牵手间握出,在平凡的人们上下班的身影中闪现。是,他们的物质生活并不富裕,但,他们的精神生活更为充实,他们懂得放弃,放弃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就在他们的手中握住。

  原来要幸福很简单,心境豁达些,懂得放弃一点点,那么就幸福一点点!

  闲暇时翻开几本杂志,篇篇都是死去活来的爱恨情仇。也许女人真的是为感情而活的,再理性、再成熟的女人一旦陷入感情,便会失去理智。裴多菲一首为呼唤自由而写的名诗,经过许多痴情人的使用之后,只剩了前面两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痴情,已经演变成了一种怪病。

  痴情这种病也如其它病一样,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爱情来到时,没有人会追究其原因。任何的逻辑推理与科学公式都不适用于爱情,爱的魔力使得无数人常常“明知不能为而为之”。然而,爱情逝去后,刨根问底、穷追不舍或者日省百遍、沉沦自虐几乎成了一种通病。尤其是失爱的女人,心里都有,诸如“他为什么不爱我了”之类。这些为什么让女人们在爱的独角戏里沉迷、沉沦直至沉没。

  我们每个人都曾有过生病的经历。当你在病中时,虚弱的身体、憔悴的面容、痛苦的表情会让爱你的亲人们充满怜惜并尽心照顾。但是,你会因为眷恋这种怜惜和照顾而愿意留在病中吗?同样,我们也都有过大病初愈的感受。那时候,亲人脸上欣慰的笑容比医院外的阳光还灿烂。为了这笑容,谁不愿意早点康复呢?

  但是,这一切逻辑对于病在痴情中的女人却不适用。她们总是希望哪个医院看癫痫病专业用自己的怨和恨来触动一颗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心。何其难也!且不说这样做是多么的无望,既便那颗心还有一点你的位置,难道他的痛苦会比他的快乐更让你高兴和满足吗?很欣赏张晓风的一句话:“无论何时,我最爱的,都是你的笑。”真爱,莫过如此。台湾著名时事评论员、节目主持人,被李敖称为“台湾最聪明的女人”的陈文茜说过这样的话:“我不一定有能力与别人长久相爱,但我很有能力和别人分手,不论是我负人还是人负我。”她让我叹服。

  治疗痴情,必须学会忘却。谁也无法抹去生命的烙印,但我们可以选择忘却伤害记住美好。人生路上丛生的杂草,留下鲜花和绿树,那么,无论何时回首,你看到的都是美丽和阳光。“爱情只是生命的中的插曲,不是生命的唯一,更不是生命的全部。生命,永远高于爱情。”这是一位社会学家的名言。

  是的,痴情是在亏待生命。生命,永远高于爱情。

  什么是痴情?梁山泊和祝英台?或者罗蜜欧和朱丽叶?其实都不是,他们那叫专情。专情和痴情的区别在于——专情是两情相悦者的同甘共苦共沐爱河,不管他们能否终成眷属;而痴情大多数情况下指单恋,不管明暗,也就是说,完全是自作多情。

  痴情是以“痴”为前提的“情”,本身就带有贬义。痴呆或者傻冒,为了自己心目中所谓的爱情,固执地吊死在一颗树上,呆呆地守候一辈子,有刻舟求剑之嫌。有过上吊的人都知道,当绳子卡住脖子的时候,会两眼翻白,视线模糊。在一颗树上吊死的人就是这样,从上吊的那一刻起,就再也看不到眼前的其他爱情。而紧拽的那份爱情只不过是回忆里的一场骗局,确实爱过,只不过在它产生之后,就夭折了,像一个死胎一样停留在那里。即便是有一天能如愿地拾起,也会发现,原来是死的。

  痴情是一种病,但是它很容易被外人吹捧成某种意志或者信念。也许是很多人都会有同情弱者和失败者的心态,对痴情者容易带有某种认可或者赞扬,即便是不赞同也不忍心落井下石。正如所谓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痴情者会在这种环境下得以维持,并最终作茧自缚,被自己的爱禁锢一生。鼓励痴情者,就如同支持他吸毒,只能会让他越陷越深。

  痴情是一种病,一种害人害己的病。爱情是自私的,但它绝对是两个人的,不管它是否是两个人的结合肥看癫痫最好的医院晶。爱人者不能得到爱,自然是痛苦不堪,但同时又摆出一副大无畏的姿态,有一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气概。精神固然可嘉,但越是这样,就越会给被爱者已沉重的负担,折磨他们的良心,以至于对方也无法轻松的追求自己所爱。就如同赶路的时候,总觉得后面有个影子,如何能安心?这其中会有人因为心软,回过头来安抚痴情者,结果被误认成“接受”的信号,从而加重了痴情者的病情,同时加剧了自己的不安。还有的选择委曲求全,在爱没有萌生的时候,被动接受,结果成了一辈子都无法摆脱的错误。而且痴情者在费尽千辛万苦之后得来的爱情,往往不是自己所憧憬的,这种可悲的落差,会瞬间毁灭心中完美的爱情。

  痴情是懦弱的表现,停滞不前,不死进取。爱需要准备,也需要创造,而不是凭一颗“痴心”苦等或坚守。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爱情也是如此。

  痴情是一种病,唯一的解药就是鼓起勇气,不带任何杂念地寻找一份新的爱情。
 

  看过“恋人文章"的人还看了: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