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凉拌茄子的家常做法 > 内容详情

创业故事的散文分享

时间:2019-03-25来源:粤菜家常菜谱大全 -[收藏本文]

  还在为找不到优秀的散文而烦恼?看这里,学习啦小编为大家整理的的散文分享相关文章,希望对读者有所帮助。

  在过去的7年里,创始人于刚是怎样失去视若亲生子的1号店的?

  在上海张江高科园园区北侧,有三座小楼,是壹药网的总部。这里距离1号店在张江的办公楼仅一墙之隔。壹药网是中国第一批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互联网药品交易许可证》的合法网上药店。成立于2010年7月。2015年8月6日,壹药网CEO陈华对外确认这是他在壹药网工作的最后一天,几天前,壹药网董事长于刚刚召开全体员工大会,宣布回归。

  最近一个月,于刚连续成为张江科技园内两家公司换帅的主角,只是一出一进,角色不同。2015年7月14日,随着大股东沃尔玛全资并购1号店,于刚和刘峻岭作为1号店的创始人,清退所有股份,确认离职。曾经说出“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爱护1号店品牌”的于刚,创业未半,就失去了对1号店的控制力,也只有另择出路继续其创业之旅。从1号店到壹药网,于刚的电商情结没有变,只是这一次,从阿拉伯数字1变成了大写的壹,从悲情男主角变成了超人归来。

  如今的于刚,已经不是7年前那个为了推广1号店,只能带着太太站在地铁口发传单的人,而是手握大笔资本的真正资本家——壹药网曾是1号店的一个频道,沃尔玛控股时,于刚和刘峻岭从1号店收购过来,与1号店没有任何股权关系。至今,壹药网已经独立数轮,于刚和刘峻岭始终掌握控制权。除了壹药网,前段时间,于刚个人又以2000万美元入股香港上市公司卓尔发展。这样大手笔的布局,于刚绝对不差钱。

  在中国,从一个职业经理人到真正的资本家需要几个步骤?于刚的逆袭,只用了1个月吗?事实并非如此,从2008年至今,他用了整整7年。

  借力1号店,于刚在50岁的知天命之年实现了人生逆袭。但是,他一手创立的1号店,并未能完成同样的逆袭。如果我们把刘强东的京东和马云的淘宝视作中国电商第一阵营,那么之后的于刚(1号店)、王治全(库巴网)、卜广齐(易迅网)这些2006年之后出现的后来者都曾经试图冲击或者接近第一阵营,但最终功败垂成,创始人最终都卖掉公司挂印而去。在过去的7年里,1号店甚至没能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平台,也未能在它一手创立的网上超市这一上建构足够的壁垒。

  相对于今日诸多草根创业者,于刚和其伙伴刘峻岭都有着显赫的世界500强的高管履历,其见识与资源不可同日而语。亦不能说于刚不努力或无心恋战,于刚对1号店的珍视溢于言表。

  1号店对于中国电商的价值在于它开创了一种新的模式,然而自诞生之后,1号店就一直步履蹒跚,从未放足狂奔过,究竟是谁给1号店套上了枷锁?为何经历显赫的于刚没能带1号店突出巨头的重围?如果时光重来,1号店是否有机会成为京东那样的标杆公司,抑或这样的机会从未存在过?

  黯然谢幕

  于刚和刘峻岭的离职,引发外界对癫痫病十佳医院1号店的关注之余,对于其业绩的质疑亦随之而来。

  2015年1月1日,与往年一样,1号店的员工们收到了于刚发出的邮件,然而,和过去不同的是,邮件并没有提及上一年的“指标”。2014年,邮件上出现的2013年交易额是115亿元,同比增长69.6%。2014年设定的目标是250亿交易额,但是,目标并没有达成。

  2014年是个分水岭,2010年以后进入电商行业的巨额资本利用4年时间结束了行业的混乱局面,划定了行业格局。互联网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发挥得淋漓尽致,流量、资本、人才等资源迅速集中,一幕幕成王败寇的悲喜剧也都有了结局:马云、刘强东先后以上市完成王者加冕;而陈年、卜广齐……这些曾经风光无限的名字已经很少被提及。

  当中国双寡头的电商平台格局被认为短期内很难撼动时,这实际上使得中国的二线电商品牌已经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上攻已经不可能,只能退守,例如当当就采取了收缩品类的方式来巩固阵地。

  但是,守不守得住,是另一回事。早在2013年,刘强东的宿迁同乡,原京东IT采销部负责人孙加明就被刘强东调去负责日用百货品类——释放的信号很明显:京东的主品类3C和大家电增速放缓,刘强东派自己最得力的干将做日用百货,是要在这个品类发力了。

  这时,1号店作为该品类最强的竞争对手已经进入了京东的视线。在对1号店做了研究之后,京东方面发现,1号店食品中的王牌产品是进口牛奶。牛奶复购率高,粘性好,最重要的是,引流效果非常好。

  但是,这样1号店引以为豪的优势品类,也终于碰到了对手更为凶狠的绞杀。要做牛奶配送,京东仓储配送方面的人首先反对,说做不了。因为牛奶保质期短,而且不耐挤压,京东必须为之提供相应的仓库和配送体系,孙加明马上写了邮件给刘强东,几分钟后,刘强东一封邮件发给仓储和配送:“没有不能做,必须要能做,做不了就走人。”京东就以这样的不计成本的姿态杀入了食品和日用百货品类。

  电商的成本主要就在用户获取和仓储配送两块,京东财报显示,截至2015年3月,年度活跃用户数为1.052亿;而截至2015年1月,1号店的注册用户是9000万,活跃用户数应该在5000万左右。同时,京东自建物流,平均客单价是500-1000元,客单价越高,京东物流成本就越低,而1号店的平均客单价只有100-200元。两者的成本,高下立现。

  40岁的著名商人侯小强说,他活了小半辈子,经历过两件“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第一件事是2003年“非典”的时候,“北京大街上空荡荡的,太阳照得眼睛都睁不开,救护车的声音此起彼伏”。第二件事就是,有一天他突然发现,“”“杀马特”等陌生词语成为搜索引擎上的热搜词。

  在国内互联网语境下,“非主流”通常被用于描述部分青年尤其是90后的衣着打扮绵阳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以及生活方式。而“杀马特”是一种在大众眼中另类甚至怪诞的青年形象和审美,几乎成为非主流和90后的代名词。

  作为中国较早接触互联网的人,侯小强曾一手打造新浪博客,还当过盛大文学的CEO,掀起一次次互联网文化浪潮。现在,他却放下人士的架子,几乎每天“求见”一名90后,一年下来见了近百人。

  不久前的一天,侯小强心血来潮组了个饭局,邀请40多位老友相聚。饭桌前,坐着70岁的学者周国平,60岁的童话作家郑渊洁、演员刘晓庆,40多岁的媒体人士陈彤、刘春、李静和音乐人朱哲琴等。他们个个声名远播、星光熠熠,堪称不同时代的大众偶像。用侯小强的话说,“是当之无愧的主流人士”。

  饭局上,侯小强郑重其事地“”各位“主流人士”一件事:“我们这代人已经是非主流了,因为曾经的非主流已经成为主流。我们以为我们还是文化的弄潮儿,我们以为我们在引领文化,而实际上90后、95后、小镇青年、杀马特才是现在消费网络、引领网络的真正主流。”

  如今,侯小强套用90后喜欢的“把膝盖献给某某”句式,表达一个70后社会精英的态度——“把膝盖献给90后”。

  假若配上一颗少女心,我就是百分百的追星族

  用侯小强的话说,他把膝盖献给的那些90后不是“一线明星偶像”,也不是“文坛巨擘”,大部分是可以称呼他为“叔叔”的家、手和创业家。

  他几乎每天趴在网上,“见谁红谁火,就往谁身上贴”,挨个儿给对方“发私信、打电话,请朋友转达我对他们的尊重和喜爱”。他“求见”过拍网络剧的叫兽易小星、画漫画的同道大叔和王尼玛、写的朱炫、写彭加木干尸失踪之谜的金万藏和开公司的铜雀叔叔……作为第一代“互联网原住民”,这些拥有怪诞的90后擅长在互联网上制造传播效果,有人拥有超过百万的粉丝和拥趸。

  侯小强形容自己,“假若配上一颗少女心,我就是百分百的追星族”。

  互联网赋予这些年轻人才华快速“变现”的机会。拍出《万万没想到》网络剧的叫兽易小星成名于用户原生内容的黄金时代,在此之前他只是个普通的土程专业的大学生。

  自称“大师兄”的朱炫在社交软件上,写了一篇风格诙谐的《广场舞大妈会为了抢地盘斗舞吗?》,这个当时还有错别字的帖子被转发50万次。走红后,他很快接到编剧邀约,如今是一家影业公司的创意总监。

  网名为“同道大叔”的90后漫画作者,在微博上用漫画吐槽。侯小强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的微博粉丝数量才十几万。当他第三次见到这个微博主人时,这个数字已经超过600万。

  令侯小强印象深刻的是,这些90后身上带着明显的“去中心化”特质。“他们出现在别人面前,什么都不代表他,他就是他。”这跟他过去自己介绍“我是新浪的某某”,明显不大一样。

  那些90后自称是“业者”或者“偶像企业家”,“SOHO式办公,相当于一个小型企业羊癫疯治疗方法”。事实上,他们是一个个从互联网土壤里生根发芽的创业者,对市场的理解超出想象。

  我们能否被他们引领

  一些同辈好友对侯小强热衷90后的不解,或许代表着一代人对另一代人的疑虑、茫然甚至偏见。几乎就像80后曾被简单粗暴地定义过一样,主流社会也给90后贴过一些标签,比如“不靠谱”“垮掉的一代”以及更刻薄的“脑残”“自私”等。在主动拥抱90后之前,侯小强对这代人的认知也停留于那些标签化的印象。

  不亚于“非典”的“非主流”震撼到来了,并从互联网逐渐蔓延于现实生活里。去年,侯小强开始创业时,见到一位人称“天使教父”的投资人。“天使教父”对他说:“我知道你在新浪和盛大文学取得了成功,可你快40岁了,你不可能和90后挤在创业的独木桥上,还能顺利地通过。”

  那次谈话不欢而散,甚至各自失联。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天使教父”对侯小强的无情打击并不完全是危言耸听。

  不久前,58同城的CEO姚劲波做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收购中华英才网旗下的赶集网。采取这项举措的原因有多种,既是公司的大战略方针,也是姚劲波的个人意愿。但其实熟知姚劲波的人都知道,能收购成功与姚劲波的坚持有着莫大的关系。

  1999年,姚劲波从中国海洋大学。当周围同学们仗着自己的高学历对工作挑三拣四时,姚劲波却“草率”地选了一份待遇较低的工作,他觉得这个岗位能让自己的才能得到发挥。他的举动引来了周围所有人的不解和嘲笑。几年后,别人还忙着时,姚劲波在工作中已经做得有声有色了。这样看来他的坚持是对的,那些曾经嘲笑他的人也渐渐收起了他们的声音。当人们认为姚劲波会继续在这个岗位稳定地做下去时,姚劲波再次做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举动,他辞掉了在人们看起来很不错的工作,揣着这几年的积蓄,开始了创业。

  刚开始创业时,艰苦超乎姚劲波的想象。周围各种对他质疑的声音暂且不说,就连他的父母也强烈地表示反对,为此一天打了几十个电话让姚劲波回到工作岗位上。最后见说不动,也就不说了,但他想要得到父母的支持是绝无可能。

  父母的反对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资金问题。尽管在辞职前创业的计划和框架都已经想好了,可真正运作的时候才发现开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为此他不得不向朋友借钱。但钱没借到不说,反而得到了各种各样的嘲笑。

  资金问题好不容易解决了,创业的团队又出了问题。刚开始的时候姚劲波召集到了二十多个人和自己做网站项目,但由于对待遇不满,以及认为“草根”团队没有前途,大部分有能力的人都走了。到最后团队只剩下六七个人,以至于姚劲波经常一个人做数个人的工作。

  “那段日子现在回想起来都让我感到窒息,早上起床的时候总盼望要是一直睡不醒该多好。”如果有人问到那段时光,姚劲波会苦笑着这么回答。但即使姚劲波把那段时光描述得像“地狱”一样,但他就是在那种像“地狱”一样的时光中狠狠地坚持了下来。

国内十佳癫痫医院  因为姚劲波的坚持,最早期的创业“活命”期终于有惊无险地度过了,经营模式也渐渐走上正轨。在当时,与姚劲波一样做租房网站的人特别多,但往往都是探一下头就不见了,像姚劲波这样坚持这么久的寥寥无几。在创业期间,姚劲波当然也接触到了一些“更不错”的项目,他身边有不少朋友通过这些项目赚了不少钱。换做一般人早就转行了,但倔强的姚劲波没有转,最后看来,他是对的。

  那份在别人眼里看似驴一般“倔”的坚持,让姚劲波的租房网站渐渐有了名气,有了大量稳定的客户。早些年能与姚劲波竞争的租房网站,倒台的倒台,抛售的抛售。在租房领域里,用“一枝独秀”来形容58同城已不为过。

  发展到一定规模,姚劲波觉得租房市场达到饱和,于是有了将58同城扩张的打算。在租房的基础上加上各种分类信息,凭着自己原有的客户基础,这样的扩张应该问题不大。对于他的想法团队中有不少反对的声音,因为他的想法要付诸行动的话需要面对失败,他们不敢。姚劲波再一次发挥了他的“倔”劲,现在看来,他的坚持是很正确的。

  姚劲波曾经在多个场合强调,创业要坚持信念和梦想。这个社会非常浮躁,很容易出现两极分化的人群。一边是死守在自己岗位的人,因为贪图安逸,没有什么追求。尽管也算是坚持,但没有梦想的支撑,这种坚持恐怕也只是空壳。另一边是有梦,但总是贪图一夜暴富,不付出半点力就能实现梦想。遇到这种人时,姚劲波丝毫不吝啬分享自己的,告诉他们怎么实现他们的梦想。

  “我们得把自己想象成一只蜗牛。”别人向他讨教经验时,他会这么说,“蜗牛在向上爬时,如果掉了下来,它会义无反顾地重新开始,不管速度有多慢。所以在实现梦想的征程中,我们一定要学习蜗牛,像它一样坚强。”
 

创业故事的散文分享相关文章: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