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银耳羹的家常做法 > 内容详情

特朗普也懒理颜色正确的奥斯卡

时间:2019-03-17来源:粤菜家常菜谱大全 -[收藏本文]

  一条路走到黑,特朗普也懒理颜色正确的奥斯卡。以下是学习啦小编为你精心整理的特朗普也懒理颜色正确的奥斯卡,希望你喜欢。

  这届奥斯卡是卯足了劲要怼川普,恨不得把奖项统统拿来做武器。限穆令所激起的好莱坞反抗声浪,让最佳外语片和最佳纪录短片都有玩“颜色正确”的嫌疑,最佳影片更不必说了,把票投给黑人同性恋作品《月光男孩》的那些“老、白、直”评委们,算是做出了巨大的自我牺牲。

  这届奥斯卡除去厮杀最激烈的几个大奖外,我最关心的还有一个不太为人注意的奖项——最佳纪录短片。因为其中一部摄制于叙利亚战地的作品《白盔》入围,加上新任总统川普限穆令所激起的好莱坞全面反抗声浪,我就想等着看看,电影圈到底能左到何种程度、对抗到哪种深度?有没有可能疲惫和腻烦了长期自以为是的“政治正确”,而出现“反动之反动”的逆转结果?既然本届奥斯卡已经成为全明星怼川普的“同一首歌”,那么不谈作品而讲政治,也就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评述方式。

  最终的结果,学院评委们非常有种的“一条路走到黑”,不但制造了最大乌龙,将最佳电影大奖从《爱乐之城》手中抢回给黑人同性恋作品《月光男孩》,还让两位黑人演员马赫沙拉.阿里和维奥拉.戴维斯囊括最佳男女配角。相应的,为对抗总统限穆令,将最佳外语片授予导演不能到场的伊朗电影《推销员》,以及将最佳纪录短片给了摄影师/被摄对象无权获签证的叙利亚“白盔”人员(注:“白盔”是一个饱受争议的叙利亚志愿者救人组织。)

  为什么要单独拎出最不起眼的《白盔》说事呢?看过这部41分钟的Netflix衡水癫痫病小发作治疗“政宣片”后,你会不确定摄制组是否跟去了去年年末在国际新闻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叙利亚被围城市阿勒颇,又或者只是把器材交给白盔救援队,让他们拍下一些难能可贵的战地素材。而片中很多场景,是救援队在相对安全的土耳其进行培训。继而可以发现,纪录片非常确凿地站在反阿萨德武装的欧美立场,非常坚定地表现出反俄立场,彻底回避这场“代理人战争”的复杂性。借片中蓝盔救护人员之口,他们想要控诉的是,“ISIS在地上,俄军在天上”。

  可是,在越来越多的打假新闻中,我们发现“白盔”们越来越大的作秀嫌疑,满脸炮灰的5岁男孩照片被怀疑是摆拍,一段废墟救援视频也被证实是特意的编导作品,更糟糕的是,白盔们竟然与基地组织分子出现在一个共同的欢庆画面中,且替后者迅速而干净地处理被处决后的尸体。当然,我们并没理由斥责人道主义救援的伟大意义,白盔们可能也有非常良善的建立初衷,但叙利亚内战的复杂性以及早已彻底模糊的正义性,已经让人没法给任何阵营都打上简单的善恶标签,这背后是既得利益者的一场血腥游戏。试想若有一个俄国、伊朗或阿萨德政府军自己的奥斯卡颁奖礼,被嘉奖的纪录短片,或许又会是体现他们利益的“黄盔”、“红盔”、“反美盔”呢。

  在这个奥斯卡小年甚至差年中,外语类剧情片的品质也着实一般,最终获奖的《推销员》并没显出比《托尼·厄德曼》高多少的优势。因此大致可以推想,阿斯哈.法哈蒂的再次加冕(前作《一次别离》也曾荣获最佳外语片),很大程度上还是拜川普的限穆令“所赐”。

  《推销员》制造的道德困境很当下也很寻常,即便这是一个发生在德黑兰的故事,也形成天津癫痫治疗医院有哪些一个全球化的焦虑范本。即当你面对一个伤害程度有限的陌生仇人,看到他置身的糟糕处境,是要继续惩戒到让其体无完肤,还是会选择宽恕。真正推动剧情的,是片中伊朗人的羞辱感。即便再是西化,这个国度的知识分子也依然有着强烈的贞操观和荣誉感。这让主人公夫妇在受到伤害后选择了不报警,在报私仇过程中让一位买春老头因恐惧事情败露而几乎死去。

  替不能出席颁奖礼的导演站台的,是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伊朗裔女性、美籍宇航员安萨里,以及同为伊朗裔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前负责人纳得利。感谢致辞中,法哈蒂表示非常遗憾不能到场,“我不来是出于对我国国民的尊重,也是对于其他六个被禁止入境国家国民的尊重。这样一堵墙会制造恐惧,带来战争和侵略。在那些本身已经是受害者的国家,这堵墙成为民主和人权的阻碍。电影人的镜头能够捕捉到人性,打破不同国家、宗教之间的刻板偏见,会在我们和其他人之间产生同情心,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这种同情心。”

  台上的NASA前主管认为导演最终选择两名太空研究者代为领奖,是因为“如果你离开地球,在星空回看的时候,你看不见任何国境和边境线”。

  “国家现在正四分五裂,人们一直在告诉我,我需要说些把我们团结在一起的话。不过,团结这个国家的人不该是我”,颁奖礼主持人吉米·坎摩尔一开场,就把欢乐的调子定为“快激川普发推特”。可惜直至颁奖结束大半天过去,这位推特治国的总统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也许川普已经懒得搭理总在找事的好莱坞了。反正颁奖前《好莱坞报道》的一次调查显示,当一位明星在颁奖典礼上发表政治言论时,三癫痫患者的日常饮食吃些什么好分之二的川普支持者会选择关掉电视,而希拉里支持者中只有19%的人会关掉电视。也就是说,在这个跟着选举四分五裂的美利坚“分众国”,好莱坞明星们很可能正在失去话语权。当然,话又说回来,所谓的民调都已经早不可信了,希拉里落选的教训还不够吗?

  主持人吉米幽默地把难题抛给梅尔.吉布森。“我可没有本事让各州和不同的人民联合起来,那样的人才得具备一颗‘勇敢的心’”。“勇敢的心”也意味着某种程度的牺牲精神,它或许体现于绝大部分的“老、白、直”男性评委对最佳影片大奖的挑选结果。谁能相信,在上一年彻底“直、白”的口味后,评委们就真愿意彻底换一道并不符合自己口味的“黑色料理”?

  《月光男孩》和《爱乐之城》在颁奖季的口碑长跑后期,都出现了越来越多对品质的质疑声音,它们真的有那么好吗?那么口碑更稳定的《海边的曼彻斯特》和《赴汤蹈火》又该放在什么位置呢?很不幸,那又是两部非常“直、白”的电影,不符合本届奥斯卡需要去实现的“颜色正确”。

  现在想来,整个颁奖季像是最佳纪录长片《OJ:美国制造》在电影圈的现实映射,尤其当电影竞赛和世纪大案的发生场地都在洛杉矶——这座有着最痛苦、最挣扎族群割裂历史的“La La Land”之时。1994年,关于辛普森的世纪审判,安排在黑人居多的洛杉矶城区,并安排了绝对占优的黑人陪审员,以避讳白人警察一个世纪以来欺凌黑人的糟糕口碑。2008年,逍遥法外的辛普森却又在一件小得多的案件中,遭到重判。从政治正确可以压倒真相的非裔复仇,到白人社会的报复性重判,堪称完美的法律体系,一次次的遭到无情嘲讽,而在故事背后,则悲哀隐藏着一道注定不可弥合的种族鸿沟。
 

继发性癫痫治疗

特朗普也懒理颜色正确的奥斯卡相关文章:

1.

2.

3.

4.

5.

6.